首页>> 都市言情>> 寒世语 >> 第二章骞城郊迷踪疑云迭起府衙殿初识星魂高宗

第二章骞城郊迷踪疑云迭起府衙殿初识星魂高宗(1 / 2)

作者:枯蝉

“唉……老板娘的那个身段呦,真是太勾人了,眼不见还好,一见到她,你们雷叔我这心里啊,就跟养了只小鹿似的。”

算上雷耿,同欧阳谭一同出来的有七个伙计,八个人各赶一车,这阵仗也算是浩浩荡荡了。

“行了雷叔,老板娘的主意你可打不得。”听了雷耿的幽怨,后边一个和欧阳谭年岁差不多大的伙计开口打趣道。

“是啊老雷,打老板娘主意,你也得先看看自己的模样和条件啊,咱家掌柜年轻才俊,那可是骞州城数一数二的大富豪啊。”又一个和雷耿年龄相仿的伙计开口调侃。

“行了行了,你们真是……”雷耿和欧阳谭并排赶着车,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就是想想,想想还不行么。”

“所谓想入非非,淫邪起于念,祸事始于行,雷叔你这起了念想已经是很不好的兆头了啊!”

“哎呀,我说欧阳小子,你一个酒楼的小伙计,能不能不天天跟我整这些之乎者也的,你平时愿意看书,你雷叔我可没这个爱好,你那些酸辞我可听不懂,你再跟我这么说话,小心回去我收拾你,”雷耿冲着另外一辆车上的欧阳谭挥了挥鞭子以示威胁,然后又凑过头,对着欧阳谭小声说道,“不过欧阳小子,这次的事情居然被你说中了,洛云谷居然真的被灭了门,这山中居然还真的闹起了精怪!”

这酒楼外堂食客们说的话自然没什么可信度,所以每一次欧阳谭和雷耿说一些从食客口中听来的江湖轶事的时候,雷耿也都是将信将疑。不过这些话要是从老板娘口中说出来,那就是天壤之别了。作为骞州城最大的酒楼的老板娘,接触到的贵客都是骞州城最顶级的人物,从他们口中得到的消息自然要比那些江湖豪客的酒后言语可靠得多。

“雷叔,其实……”欧阳谭的脸一红,讪讪的说到,“其实洛云谷灭门是我添油加醋编的,他们也没真的就这么说……”

“我就说!你个臭小子嘴里说出来的事没一点可信的,”雷耿指了指欧阳谭,“但是老板娘也这么说的话,那这件事就**不离十了,没想到这么大个事居然就被你这臭小子的乌鸦嘴给说中了!”

“那我们不会真的遇见什么精怪吧……”欧阳谭环顾了一下四周,顿时觉得升起一股寒意,“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欧阳谭的一声大叫,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八双眼睛齐刷刷的向路旁边的一处小灌木丛看过去,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只无辜的小老鼠,耀武扬威的从道路的一侧窜到了另一侧……

“臭小子,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这还在城里,怎么可能会有精怪,别自己吓唬自己啊!”雷耿长出了一口气,又冲着欧阳谭扬了扬鞭子。

“得了吧,还逞能,还说知道城里不会有精怪,你要是这么有底气的话,干嘛刚才我说话的时候还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臭小子,你还学会和你雷叔顶嘴了是吧。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这一行有欧阳谭和雷耿两个活宝,加之一直在城里的缘故,虽然大家对老板娘的话都心有余悸,不过也没有过于忧虑。百归楼就在骞州城东,里东郊不远,一行八人没用多久就到了地方。

东郊以东,是骞州地界最大的山脉----千峦岭,因此许多樵夫猎户都札居在了骞州城东郊。一行八人来到城东没做停留,径直朝着最大的一所院落走了过去。

咚咚咚…

咚咚咚…

“李大哥在吗,我是城区百归楼的欧阳谭,来采购些柴料,李大哥?”

“没人?”

“不应该啊,这个时间李兄弟应该还没上山吧?”

“是啊,就算李大哥上山了,李嫂也应该在家里啊。”

“这店里的柴料一直都是从李哥这里采买的,真是奇怪,还是头一次遇见李哥李嫂都不在的情况。”

“要不我们去别人家买吧,这次咱们出来的人多,要是到了饭点咱们回不去,那店里剩下的那些人怕是要忙不开了。”

“也是,那我们就……”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院子的大门伴着刺耳的吱嘎声被推开了。

“哎呀,李嫂,我就说么,您怎么可能不在呢,”一见门后边那个熟悉的身影,欧阳谭连忙迎了上去,“嫂子,这次我们要的料比较多,您看咱家的存货这八车能装满不?

门后的妇人平平无奇的面貌显得有些憔悴,探出头看了一眼停在自家门外的八辆马车,摇了摇头:“剩下的的料也就能装两三车的样子了。”

“啊?这么少?”欧阳谭掐指盘算着,显得有些为难,再看向面前的李嫂,顿时眉头大皱,李嫂面色苍白得很,双眼之中布满了血丝,头发也是凌乱不堪。

“嫂子,你这是生病了?还是没休息好?怎么这么憔悴?”

“没事没事,小病小灾不碍事,过两天就好了,欧阳小哥你看我这就两三车的货了,你是采买走还是去别的家再看看?”李嫂虽然口中和欧阳谭不断地攀谈这,不过雷耿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也算是有些识人阅历,一见这李嫂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妹子,李小哥呢?这个时辰他应该在家里吧?”雷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雷耿这一句话却是一下子如刀子般戳到了李嫂的心中。

“我相公他…我相公他……呜呜呜……”李嫂还没说出个所以然,豆大的泪珠便夺眶而出,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这怎么了啊?嫂子?你跟我们说清楚啊。”欧阳谭只是个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一见这样的场面立刻慌了阵脚,用一种近乎哀求的眼光看向站在自己旁边的雷耿。

“咳咳,李家妹子,你先别哭,咱把事情说清楚了,我们也好帮你拿拿主意不是?省的你毫无头绪一个人在这里憋屈烦心。”雷耿拍了拍李嫂的肩膀,缓声说到。

“嫂子,咱们百归楼和你们这么久的交情了,能帮上一把的话就算是掌柜和老板娘那边肯定也不会含糊的。”

“是啊,嫂子,别哭了,说说到底怎么了。”

“嗯……”李嫂在众人的安慰下渐渐的心情缓和了下来,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用沙哑的声音说到,“前天我家相公要上山去采些货,可是就在前些日子,传出来城西那边有个猎户在上山以后失踪了,后来又有人说最近不太平,骞州地界闹精怪,我怕有个万一,就说不让他去。可是他说什么初春时节山林里有飞禽走兽伤人都是正常的,只要走常年有人走的老路就没事,什么精怪伤人都是无稽之谈,结果就…结果就…”

说着又是几滴豆大的泪珠滚落了出来。

“结果就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欧阳谭和雷耿相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

李嫂用力的点了点头,肯定了众人的猜测。

“这样吧,嫂子,你也别急,出了这种失踪的案件,不管是什么缘由,想来府衙都是要管的,一会我们回了城中就去帮你报个案,一有消息,我们立刻知会您。”欧阳谭一时情急,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有什么用,如今李朗失踪了,想来城西那边猎户失踪的事情也不是空穴来风,那边的事情人家府衙都还没来得及管,就算是论个先来后到,也轮不上我们,何况我们这种小家小户,没权没势,人家凭什么……呜呜呜呜……”看得出李嫂确实被这事情折腾的心里焦虑的很,一个失言,就又哭上了。

“妹子别担心,回去之后我跟我们掌柜的或者老板娘说说这事,到时候有百归楼当家的出面,相信就是府衙也得给点面子,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这点小忙,掌柜的和老板娘肯定不会推辞的。”雷耿信誓旦旦的说到。

“真的?”听了雷耿的话,李嫂将信将疑的抬起头来,泪眼汪汪的望着雷耿。

“真的真的!哎呀,妹子,你可别这么看着我,这都是举手之劳,”雷耿老脸一红,冲着众人挥了挥手,“走吧,咱们去别的家把料采买齐了,赶紧回店里。”

雷耿本来还想说一句“人命关天、耽误不得”,但是想了想李嫂泪眼汪汪的样子,还是憋住了没说出口。

……

“哎呦你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个耷拉着一副死人脸。客人都让你们吓跑了!这是被我说的话吓着了?还是真的撞到什么妖魔鬼怪了?”正午十分店里忙的火热,老板娘正站在柜台前,一手拨弄着算盘,另一只手快速的提笔记录着,见到风尘仆仆采买柴料回来并且都面带愁容的伙计们,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