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寒世语 >> 第二章骞城郊迷踪疑云迭起府衙殿初识星魂高宗

第二章骞城郊迷踪疑云迭起府衙殿初识星魂高宗(2 / 2)

作者:枯蝉

“嘿嘿,老板娘,别生气,是这样的……”雷耿见老板娘正要动怒,赶忙赔上了一副笑脸,正上前要说话,就被老板娘一把抓住耳朵。

“还叫我别生气,你们一大早就走了,早就该回来了,回来的这么晚,店里都忙不过来了,还跟我嬉皮笑脸的,赶紧干活去,有什么事情忙完了再说!”

“哎呦呦呦,老板娘快撒手,快撒手,疼疼疼疼疼!”雷耿一通鬼叫,见老板娘并没有撒手的意思,又大叫了一声,“人命关天啊!”

“我呸!少在这跟老娘要死要活的!什么人命关天,老娘揪你两下耳朵还能要了你的命不成,赶紧干活去。”老板娘松开手,一把推开面前的雷耿。

“老板娘,不是我的命,是樵户李小哥的命啊!”

“嗯?”老板娘眉头一挑,拨弄算盘的手指顿了一下,片刻后手上又活动了起来,也不抬头,“说说怎么了。”

“嘿嘿,我就知道老板娘你菩萨心肠,是这样……”雷耿脸上露出了一丝奸计得逞的笑容,刚要开口,就被老板娘的话给噎住了。

“等等,你干活去,小谭子,你过来跟我说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老板娘头也不抬专注的样子,雷耿的脸抽了抽,再看向欧阳谭在一旁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便宜你小子不用干活了!哼!”

雷耿走了以后,欧阳谭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老板娘。

“这么说,你们是想让我帮忙喽。”老板娘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了一头有余的少年。

“嗯……不知道老板娘你……”

“咯咯咯,你们可算是找对人了,小谭子我跟你说啊,咱们这个府衙的老爷那面子可是没得说,就算是咱家掌柜的求他半点什么事情,那都得费一番周章,不过要是换做我嘛……”老板娘一边风韵飞舞的笑着,一边快速的写着什么东西,不假多时,便把写好的东西塞到了欧阳谭的手里,“拿去给那个死鬼老爷吧,他看到这个应该就不会推拖什么了。”

“额……谢谢老板娘!”欧阳谭冲着老板娘一拱手,脸色一红,便逃也似的跑开了。

“噗,傻小子这些江湖礼节倒是学的有模有样的。”老板娘掩着樱桃小嘴嫣然一笑,又自顾自的拨弄起手中的算盘。

“呼,逃出来了……”欧阳谭摸了摸自己胀红的脸,深吸了两口气,才觉得刚才剧烈的心跳开始平复了下来。说实话,就连雷耿那样的老男人都受不住老板娘那般风韵的挑逗,又何况是欧阳谭这年方十七、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一想到刚才老板娘口口声声叫府衙老爷死鬼的态势,欧阳谭心中不禁同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悸动和一阵没来由的恶寒。

“算了,赶紧去府衙吧,我一个小伙计,管老板娘的私事作甚。”欧阳谭摸了摸鼻子,大步向府衙走了过去。

作为绸缎的生产地和具有中央地位的交通枢纽,骞州的繁华程度在国境之内,也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而骞州府,则是骞州城最繁华的地方,没有之一!就连骞州府牌匾上的三个大字,都是当今圣上亲笔题写的。

此时府衙之内的大殿之上,两男一女三人对坐,彼此之间的态度都显得十分客气。

“张老爷,我师兄妹二人初临贵地,得以盛情招待,实在是让我二人受宠若惊。”身穿青衫的年轻男子,先开口道。

“哪里哪里,二位道长是星魂峰的高人,二位驾临,敝府可谓是蓬荜生辉,倒是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二位道长见谅。”这时开口说话的正是骞州城的府衙老爷,张有德。

“呵呵,不敢当不敢当。”年轻男子笑着回敬了一句,但是这从这字字句句中,张有德却是体会到了一股理所应当的傲气。

“虽然知道这算是多嘴,不过我还是好奇想问一句,二位道长此次前来,是为了……”

“为了洛云谷之事而来!”年轻男子也不隐瞒,风轻云淡的说到。

“果然!多谢道长告知,是在下多嘴了。”张有德客套了一句。

“无妨,我星魂峰为道门之首,得了世人赞许的‘天字门’的尊称,如今身为‘玄字门’的洛云谷遭此劫难,我们定然不能坐视不理。”

“说的是,说的是!道长高义!”张有德连忙奉承了一句。

“不是我高义,是星魂峰高义!”年轻男子向着南方拱了拱手,正色说到。

“对对对,星魂峰高义,星魂峰和道长都高义……”

“报!老爷,门外有人击鸣冤鼓。”就在张有德拍马屁拍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一个衙役匆匆忙忙的跑进了大殿。

“混账东西!”张有德窜了起来,抄起一个茶杯就丢在了那个衙役的脸上,“没看见我在招待贵客吗,你这么冒冒失失的闯进来,人家会说我骞州府管教下人无方!”

“老爷,是小人错了,小人下次一定改,”跪在下边的衙役揉了揉脸,瞄了一眼坐在偏位上的一对男女,讪讪的说到,“老爷,那击鼓之人……”

“就说老爷我今天不方便,叫他改日再来,这点事情还要我教你吗,蠢货!”

“是……”

见那衙役连滚带爬离开了大殿,张有德对座下的二人拱了拱手:“不好意思,让二位道长见笑了。”

“呵呵,无妨……”

“报!”

青年男子话还没说完,刚才那个衙役又冒冒失失的闯进了大殿。

“你你你你你!”张有德气的一时语塞,若不是有座下的二人在场,只怕张有德就要飞身下去一脚将这衙役踹翻,“又有什么事啊!”

看着张有德好似要活吞了自己一般的眼神,那衙役咽了一口吐沫:“老爷,来者说是百归楼老板娘有求于老爷。”

“百归楼老板娘?林巧儿?”张有德眼睛转了转,对着座下二人说到,“二位可否稍等片刻,等我处理完一些琐事再来招待二位。”

“张老爷真是客气了,如此说来,那我二人就先回避了。”年轻男子也不矫情,给了张有德一个台阶下。

还没等张有德表示谢意,坐在年轻男子旁边一直闭口不言的少女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似乎还有些不悦。

“师兄,师父这次让咱们一是调查洛云谷灭门一事,二也是让我们到这俗世上来历练一番,你这一遇事就回避,一遇事就回避的,能历练到什么啊。”

“这……”一见自己的小师妹发话,这年轻的男子全然没了刚才和张有德对答如流的态势,一时语塞,竟哑然当场。

“哈哈哈,”张有德一见二人如此情态心中略有会意,哈哈一笑,“若是二位有意旁听本官处理事务,那是本官的荣幸,二位大可不必回避了。来人呐,把那个在门外击鼓之人宣上殿来吧。”

“那就麻烦张老爷了。”年轻男子面色略显尴尬,向着张有德道了一声谢。

张有德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看向座下二人的眼神也略微有了些变化,眯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思忖着什么。

不多时,衙役带着欧阳谭大步走进殿中,欧阳谭扫视了一眼,当看到一对身穿青衣的年轻男女时,迟疑了一下,随后跪在地上,冲着坐在正位上的张有德行了大礼。

“草民欧阳谭,拜见张老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XS665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