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寒世语 >> 第三章伴同行语斗刁蛮少女赠玉书剑诀名曰追星

第三章伴同行语斗刁蛮少女赠玉书剑诀名曰追星(1 / 2)

作者:枯蝉

“草民欧阳谭拜见张老爷!”

“嗯,这百归楼的伙计还算懂礼数,起来吧。”张有德摆足了架子,也不看欧阳谭,坐在高位上自斟了一杯香茶,淡淡的说到。

“谢老爷!”

欧阳谭起身,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书,递到张有德面前:“这是我家老板娘的亲笔手书,还请老爷过目。”

欧阳谭话语间特意强调了一下老板娘三个字,余光瞟见张有德脸上色眯眯的表情,一股阴谋得逞的快感在欧阳谭的心中油然而生。

张有德展开手书,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每看一行,两个眉头的之间的距离就少上一分,最后本来一张欣然的面容居然皱吧得像一张缩了水的宣纸一样。

“城东郊也出了这种事?”张有德瞥了一眼星魂峰的一对师兄妹,嘴角扬起了一丝旁人不可见的弧度,随后换上了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在高堂之上踱来踱去,一言不发。

见张有德如此情态,欧阳谭和年轻男子没说什么,一直静静地等待,倒是和年轻男子同行的少女有些沉不住气了,开口问到:“喂,我说,怎么了嘛?你一直不说话算是怎么回事?”

“师妹休得无礼。”年轻男子拽了拽少女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再说。

“可是师兄,他……”

“唉,无妨,二位若是有兴趣,拿去看看便是。”张有德一见少女开口盘问,眼中精光一闪,抬手把手书递了过去。少女也自是不客气,夺也似的将张有德手中的手书拿了过去。

见师兄妹二人已经开始阅看手书,张有德转过身看向欧阳谭:“虽然事情不是小事,但是林巧儿……不是,你们家老板娘怎么会对这事情这么上心的?”

“林巧儿?”听着张有德的话,欧阳谭突然有些失神。

“小子,本老爷在问你话呢。”

“哦哦哦,失礼失礼,”欧阳谭赶忙从思绪中幡然过来,对张有德拱了拱手,“是这样的,这里几年我们店里的柴料交易大多都是和李哥家做的,上至掌柜下至伙计都和李哥一家相熟,这事情人命关天,我家老板娘也不好袖手旁观,才报到老爷您这来的,还望老爷仗义相助。”

见张有德面色不善,欧阳谭又嬉皮笑脸的补了一句:“尤其我家老板娘的心地还那么善良,嘿嘿,老爷您说是吧……”

“哼,小子油嘴滑舌……本老爷身为地方官,自然要为百姓谋福祉,算不上什么仗义相助,只是分内之事罢了,”张有德若有其是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过这事情,我确实是管不了。”

“什么?”欧阳谭哑然,没想到搬出了老板娘,张有德居然还是一口回绝了自己。

“小子,我也不瞒你,就说西郊猎户失踪一案,并非我没有派人前去勘察,”张有德皱了皱眉,显得有些忧心忡忡,“而是我派出的一队十余人的官兵全部音讯全无,至今未归,我怕引起城中骚乱,才封锁消息,没有走漏风声。”

听张有德这么一说,欧阳谭心中也是一惊。张有德并非没有派遣人手,而是派遣出去的官兵也一起失踪了!就算欧阳谭再傻,他也不会认为有什么野兽作祟可以让官府派出去的一整队官兵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地人间蒸发。

“难道真的是如传闻所说……”欧阳谭心中正想着,思绪便被站在一旁的年轻男子的话语打断。

“我师兄妹二人,愿意去一探究竟。”年轻男子冲着张有德一拱手,义正辞严地说到。

“你们两个?”欧阳谭看着年轻男子不想开玩笑的样子,仔细打量了二人一番,男子不过二十出头,而那少女虽说面容姣好,但是看上去甚至要比自己还小上个一两岁,怎么看也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想到这,欧阳谭不禁嗤笑一声,摇了摇头。

“小伙计不可无礼。这二位可是来自星魂峰的高人!”张有德呵斥了欧阳谭一句,旋即转头对着那一对师兄妹赔上了一副笑脸,“若是二位道长愿意出手相助,那实在是我张有德之福,是我骞州城百姓之福啊!”

“星魂峰?是什么东西?”欧阳谭听了张有德话,还是一脸白痴的看着面前的二人。

“臭小子,井底之蛙,没见识!”听了欧阳谭的话,和年轻男子同行的少女坐不住了,拍案而起,对着欧阳谭怒斥了一声。的确,以星魂峰弟子的身份行走江湖之上,走到哪里不是被奉为座上宾?而眼前这个小子居然没有听说过星魂峰的大名,这让她如何能不动怒。

“你给我记住了!我们星魂峰,不是东西!”

少女话一落地,众人全部呆立当场。

“咳咳……我说小姑娘,”欧阳谭强忍住在腹部如滔滔江河一般翻涌的笑意,“虽然说你们那个什么星魂峰可能不是很出名,但是你也不用如此妄自菲薄啊……”

“你!”少女听着欧阳谭的话,又想了想刚才自己说的话,立刻明白了过来,“好你个臭小子,居然呈口舌之快羞辱我星魂峰,看我今天不割了你的舌头!”

说着,少女身形一动,转瞬便出现在了欧阳谭的面前,宛若鬼魅,哪里给欧阳谭一丝反应的时间,见少女的一柄细剑离自己的脖颈只有不足一寸,欧阳谭甚至连开口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完了!没想到这看上去如邻家小妹一般的小姑娘居然是个如此不好说话的硬碴!今天怕是交代在这了,感受着剑刃未到、率先袭来的一股冰冷的剑风,欧阳谭万般无措之下只得咬紧牙关、闭上双眼。

叮!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过后,欧阳谭迟迟没有感觉到自己脖子上传来金铁入肉的疼痛,缓缓睁开眼,年轻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用未出鞘的佩剑抵住了少女那即将要了欧阳谭小命的一剑。

瞄了一眼离自己脖子只有毫厘之距的剑刃和散落在地上的几根断发,欧阳谭连忙后撤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喂喂喂!我说你这小姑娘好不讲理,好是刁蛮,明明是你自己说你们星魂峰不是东西,怎么就迁怒到我的头上来了。”

“你!”见欧阳谭一副屁滚尿流的样子还不忘在嘴上奚落自己两句,少女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师兄你别拦我!我今天定要让这臭小子好看!”言罢,少女提剑又要动作。

“师妹别闹了!”年轻男子一个闪身挡在了欧阳谭和少女之间,话音未落便夺了少女的佩剑。

“师兄你!哼!“少女见胡闹不成,便赌气一般的转过身去,不再言语。

“实在不好意思,让小兄弟你受惊了。”年轻男子一手扶起欧阳谭,一边说到,“在下星魂峰素字辈弟子素哲,这是我师妹,素琼,平日师妹在宗门被长辈们娇宠惯了,却是有些蛮横,不过师妹心地却是不坏,还请小兄弟不要放在心上。”

欧阳谭心说若不是你出手及时,怕是我现在早就身首异处了,这样的女子还算心肠不坏?简直就是蛇蝎心肠!

“哼,师兄你才蛮横!”

看了看面前这貌似人畜无害的素哲,又看了看似乎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的素琼,欧阳谭心中升起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若不是亲身经历,欧阳谭怕是这辈子都不会相信世间居然有人能练得如此鬼魅的身形,那速度,简直就是转瞬!这得是什么样的高手啊。看人家年纪轻轻已经练得一身不世武功,再看看自己……

“唉……”心念所及,欧阳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不知小兄弟何故叹气?”素哲见欧阳谭一副沮丧的样子,开口问道。

“没事没事,”欧阳谭摆了摆手,“就是你那个师妹啊,虽然武功不及你,但是在我看来在江湖上也能算是独步天下,武功这么高就要有大侠的风范和气度,小肚鸡肠,开口闭口打打杀杀的,什么样子……”

“你!呵呵!”听了欧阳谭的话,素琼气急反笑,“武功?江湖?大侠?哼!井底之蛙!”

“额……”见二人冤家一般的斗嘴,绕以素哲的心性,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是,这位小兄弟,正如我师妹所说,我们星魂峰确不是普通的江湖门派。”

“不是江湖门派?”欧阳谭不解的看着素哲,又想了想刚才二人堪称非人的身法,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你们和那个什么洛云谷是一样的?”

“正是,洛云谷在道派中被称为‘玄字门’,而我星魂峰则是被称为‘天字门’。”

“‘天字门’?‘玄字门’?哪个更厉害一点?”欧阳谭眨了眨眼睛,一脸好奇的追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