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返1977 >> 第1章趟雷

第1章趟雷(1 / 2)

作者:镶黄旗

公历2012年12月21日,这是玛雅预言的世界末日。但实际上,真的到了这一天,却一切如常,地球依然自转。

没有停电,没有停水,电脑依然能上网,手机照旧能通话,上班无疑有公交车和地铁,小偷也绝对活跃在公交线上。大多数人的早餐还是选择经典的豆浆油条,上班第一件事永远是冲咖啡或泡热茶,共和国和小鬼子没有在海外小岛擦枪走火,北高丽和波斯也没选今天进行核爆,并没有发生滔天海啸,更没有突降流星,或者山崩地裂、火山喷发、大陆沉没等种种末日奇观。

不过,在共和国的首都,今天却似乎有一点小小的特别。因为从清晨开始,京城的天空就飘落下点点雪花,而且自此一发不可收拾,连绵不绝。

临近中午,天气显然还在变糟。越刮越大的北风,把道路、建筑、树木,统统扫进盐粒子一样的雪中。天空则像被一口铁锅扣了个严实,昏黑如夜。而整个城市,也非常少见地在白天亮起了灯。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点亮的车灯已经把京城主要交通道路连成条条火龙。整个城市都变成了停车场,司机们争相从车窗探出头,抢着按响喇叭……

“咚!”

一辆银色汽车似乎碾压到了什么东西,车头左侧冲天扬起。一瞬间,散热器面罩上某个东西,被映出一道闪亮。

“砰!”

车头回落,随着积雪簌簌落下,那道闪光的真面目暴露出来。原来是一个金属车标,标准正圆形上套着个丁字裤,梅赛德斯——奔驰。

驾驶仓里的吴律师已经把车停了,他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才这下,让他脸上的金边眼镜差点飞走。幸好还有一只镜脚挂在右耳上,才拯救了这支他才刚购置不久,价值万元的万宝龙镜架。

这里是朝阳路附近的一条二百余米长,南北通向的水泥小路。这条路并不宽,仅能容一辆重型货车单向通行。路西,是被蓝色铁皮围挡遮盖起来的建筑工地,今天因风雪暂时歇了工。路东,则是一片覆盖着白雪的荒野高坡。

附近没有一个人,显得格外的空旷静寂。不过事实已经证明了这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尤其是被雪装裱过的路面。看上去似乎很平整,但其实雪下除了凹陷就是碎石。

吴律师从脸上摘下歪斜的眼镜擦了擦,重新戴好。他真是想不通,上个月通过这里时,路面还是好好的。可不知为何,今天再来,这里就变成了一个“地雷区”。

“要早知道,孙子才走这儿。都怪这场雪。”

吴律师咒骂着用手狠砸了一下方向盘。

他不能不恨这场雪。他身负着一个非常重要,又极为隐秘的任务。那就是每周五,他都必须去大运河河畔的“红郡”别墅区,见一个顽固的“老家伙”。

这个任务历来是雷打不动,风雨无阻,但他却从来没遇到过今天这样糟的天气。汽车在马路上堵得就跟一串串腊肠似的。结果顶多半小时车程,他今天开了近两小时竟还不到路程的一半。于是在一步一挪的困境中,他想起了这条偏僻的小路。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在他尤为需要一条通畅道路的时候,老天爷竟把他的后门给堵了,而且做得还那么绝,用雪掩盖住了所有陷阱,干等着他这个倒霉蛋来自投罗网。

吴律师看了一眼手腕上的伯爵,时间是14:37。他开始在车舱内前张后望,思考一个迫在眉睫的难题——他该掉头返回?还是继续前行?

要是返回,

先得费力把车掉头,然后再小心翼翼地把车开出去,最后还得回到主路上继续堵着。要命的是,主路上万一彻底堵死,什么时候能到“红郡”可就难说了。

可要是继续前行,这条路还有四分之三要走。前方的路况不明,万一后面的路全是这样,那更是倒了血霉。

吴律师抬眼眺望,正前方二百米处,是这条路终点。

他对这里不算陌生,知道这片地区已经全被新兴工地瓜分了,几条旧有道路几乎都被这些工地圈占或切断。这条小路,几年来,一直是附近地区仅剩的一条通往滨河路的捷径。只要能通过那个路口,剩下就是车少人稀的坦途,顶多半小时,他就能到达目的地。

捷径的诱惑,往往会使人的选择盲目乐观。于是,车开始缓慢行进,不过很快,吴律师就后悔了。

才刚刚苦挨过三十米,忽然车轮下再次传出碾碎石块的“喀嚓”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地雷”的突袭。

吴律师心知要坏醋。而就在这时,一个明显的坑洼突然出现在前方。

“咯噔!”又他妈中招了。

车子熄了火,吴律师丧气极了。路况不仅没好转,反而是更糟。这使他更加憎恨外面的风雪,因为那雪把陷阱藏得完全不露痕迹,还像苍蝇一阵粘在玻璃上飞舞,遮挡他的视线。

他的确后悔没掉头,可现在这条小路已过一半,回头还不如开过去呢。他现在唯一能做的,除了依靠雨刷器,就只有小心再小心,连蒙带猜慢慢挪了。

汽车再次发动。

吴律师额头布满细汗,眼睛眨也不眨,紧盯车头前的道路。他紧握方向盘的指关节,也因用力而发白。形式比他想象的还恶劣,他已经不再担心会不会磨损底盘了,而是怕万一遇着个尖锐点的石块,油箱弄不好就得漏了。

随着一坑一洼的车身起伏,吴律师的心都要吊到嗓子眼了,一阵对冒失的懊悔涌上他的心头。他忍不住诚心祷告:车可千万千万不能撂这儿,真耽误了事儿,高总怪罪下来,那后果……

没错,他此行就是为高总办事。高总虽不是律所的股东,却是他真正的老板。因为高总就是共和国“招保万鑫”四大房地产公司之一,鑫景集团的总经理。

说起律师,人们常常和高薪联系在一起。但其实除了垄断行业,没有压力不大的职业。

要说决定律师收入的因素,第一是客户,第二是客户,第三还是客户,与业务水平关系并不大。律师如果能够拉到大客户,或者其小客户长成了大客户,几乎都会变成合伙人。反过来说,没有自己客户的合伙人,也还是在给其他合伙人打工。这也就是为什么律师界有个公认的“二八法则”:20的律师做了80的业务,另外80的律师做了剩下的20业务。因此,律师界也同样有人撑着,有人饿着,还有人在半饥半饱中干熬,犹如社会的缩影。

想当初,他与同一律所的蔡智森大律师就是最好的对比。

蔡律师是高总的高中同学。几年前,蔡律师在同学会上见到了高总,随后便借着这层关系在与京城五大律所的竞争中轻易胜出,得到了鑫景集团的长年合同。而已经是律所合伙人的蔡律师,凭借这份合同,不仅一跃晋职为副主任,更从此正式加入到京城屈指可数,年收入过千万的律师行列。

但与之相比,他却活得相当艰辛。虽然他自幼就记忆力惊人,上高中时和同桌打赌,仅4小时就能把字典后各国首都全拷贝大脑硬盘里。尽管他仅用了3年就考取了京硕的文凭,而且考到英语八级时已经能把牛津词典倒着背。可是正因为没有客户,他却仍然只能成为一名月薪五千元的授薪律师。同样的,就因为没有案源,他也不得不作为蔡律师的附属,为其处理枯燥的日常业务。一直以来,他连做梦都在期盼好运降临,能给他一个像鑫景这样,每年都支付几百万的顶级客户。

不过世事难料,谁又能想到蔡律师与高总同去海南渡假,会在游艇上失足落水呢?更让人意外的是,高总回来后竟指名见他,还要他接替蔡律师,成为鑫景法务顾问团的首席律师。

这可真是天降喜事,傻子才不干。

他当时的确是以为被幸运之神眷顾了,但事情远没表面这么简单。作为代价,高总同时提出了一个特殊条件,要他参与一件既重要又隐秘,绝对不容有失的事情。而他在了解内情后,瞬间就从头到脚冰冷。因为这件事一旦败露或失败,他不仅会丧失律师资格,还得承受牢狱之灾。

在等他答复的高总虽然在微笑,眼神里明显藏着刀。

他不能不屈从。他清楚地记得嘴里全是苦涩的滋味,他自然清楚已经被迫上了贼船。并且他还隐隐有种预感,蔡律师的落水绝不简单。

高总倒是看出了他的勉强,为了打消他的担心,在淡然一笑后,高总竟又说出了一个足以震动半个共和国的名字。

他可万没想到,这个名字居然是一直支持鑫景的幕后势力。

他是律师,所以更清楚在权力面前法律能顶多大用。都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实际上,法律只能除去一些渣渣。除巨虫、大鳄那是异想天开。因此,既然有这个大人物的庇护,那么这件事要冒的风险并不会很大,甚至成功概率会相当高。说到底,老百姓是什么?那就是载舟之水,用处就是把船浮起来,让人家在头上漂、游、玩儿。与权势相比,不光是他,这件事里牵扯到的所有人,都不过是芥菜籽大的人物,谁能有选择权?

车已经开过了小路的一半,随着车身缓慢的摆动,吴律师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算是落回了肚子。

万幸,他最担心的情况并未出现。而且熬过了最难的那段路,道路明显平坦多了。

车窗右侧,一块块蓝色铁皮围挡向后移动。

车窗左侧,雪把外面的天地都连在了一起。

吴律师已经放松了不少。此时竟也似乎觉得,窗外白茫茫一片,看起来其实怪美的。就连被风吹动的雪粒,啪啪撞在车窗玻璃上的声音,也不是那么讨厌了。这就犹如被高总拉下水的他,开始还担心和忧虑,可等人彻底湿了,却变得主动而享受了。

半年来,他死心塌地参与进阴谋,尽心竭力为高总出谋献策。同时利用法律空子,为鑫景接连打赢了几场颇有难度的经济案,为此深得高总赞赏。

高总并不苛刻,更不吝啬。许诺很快到位,他真的成为了合伙人律师。

在业内,一百万似乎是个坎儿,能迈过去的不多。他却是以火箭的速度,成为了迈过这个坎的人。没人不羡慕他的好运气,虽然他也不免被某些人背后骂作是狗。可有鑫景集团在背后,就连律所主任也要对他笑脸相迎,不惜成本给他装修办公室。

于是,他就拥有了一间四十平米的私人办公室,墙壁全用隔音板加附柚木色木质包墙,地面铺设同色实木地板。办公家具也换成了他喜欢的美式家具,柜门是百叶窗式样的那种。最体贴的是,事务所不仅给他的卫生间里加装了一个高级按摩浴缸。并且还在会客区里为他增添了一个私用茶水间和一个塞满了二十八支加州红酒的恒温酒柜。使他随时都能坐在他的真皮座椅上,或是躺在落地玻璃窗前的三人沙发上,品上一杯鲜磨咖啡或是红酒。

改变是全方位的。他不仅经济条件转变,办公条件改善,就连生活圈子也不一样了。一个人所处的圈子,决定了这个人的高度。谁都想往上面的圈子挤,可是能否挤进去,既要看是否有挤进去的渠道,更重要是要看能为他人提供什么价值。作为鑫景的首席律师,他顺利为社会上层所接纳,不仅开拓了人脉,竟然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俩月前大学同学会,过去那个因为软弱,挨了欺负后口头语常说没事儿的他,第一次成了同窗中的焦点人物。律师全是现实的人,原先瞧不起他的那些人,这次再也不敢叫他的外号“没事儿”,对他都换了笑脸。就连那些身在公检法系统的同学也不例外。他们这些眼睛长在头顶的人,同样很清楚鑫景的能量。

最解气的,过去奚落过他的班花在聚会上对他竭力献媚,一直发嗲粘他。原来她老公正因为一批伪劣建材被鑫景追究,天天发愁疏通的门路。这可真是送上门的菜,结果班花不仅被他敲出了五十万,还像个听话的宠物一样陪他了三天。尽“性”之后他许诺,她的老公不会坐牢了。

另外,他现在开得这辆s350也是高总的赏赐。当然,高总也是慷他人之慨,这车本来是“红郡”那个老家伙的。而且高总还另外霸占了老家伙的s600和加长林肯。可不管怎么说,这车也值一百六十万呢,能把这车给他足以证明对他的看重。

对,他是狗。可这些实打实的好处可都是当狗换回来的。要让他自己说,这狗当的忒值了。

车继续一步步往前蹭,已经到了小路的四分之三,再熬过最后的几十米就到路口了。

吴律师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他相信,一离开这个倒霉地方,就能彻底摆脱今天所有的坏运气。而他也决定了,等办完了事回到安乐窝后,一定要好好补偿自己一番。

怎么补偿?

哈哈,没错,他又想起了那个容貌秀丽,被他刚刚拿下的私人助理。

那个女孩是三个月前他新聘的,烫过的卷曲长发还带着一种清新的香味。面试时,他第一眼就看中了她。虽然24岁的她,还只是个二流大学的专科生,也缺乏这行的工作经验,可这些对他并不重要,对吗?

在女孩上班第一天,他交待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她把上千份求职简历都拿去扔掉,那里面可有近百位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她要是明白人,就应该好好想想为什么被选中的会是她。可惜,她并没回应他的暗示,对他摸手拍肩的挑逗动作总是带着慌张躲避,约她吃晚饭也找各种借口来拒绝。对此,他只好用工作之便,安排她陪他参加一个酒会,可没想到她居然敢请假,借口还是给男朋友过什么生日。

去她的男朋友,鬼才在乎。她还真以为仅靠煮煮咖啡或是接接电话,一个所谓的律师助理就能心安理得拿过万月薪了?

对这种“不懂规矩”的行为,他自然忍无可忍。就在上个周末,他给女孩下了最后通牒。他很直白地告诉她,她将因为拒绝这种“加班”被辞退。这无疑让女孩清醒了,于是从这周一开始,她就变得很沉默。很明显,她正为是否要承担工作中的隐性义务犹豫不定。而他则故意装作风淡云清的样子,等她最终表态。

结果自然不出所料,充斥着高档服装和化妆品的生活会让女人无法割舍。昨天下午,女孩给他端来咖啡后迟迟不走,讨好的笑容里分明透露出一些羞涩和暧昧,他再次伸手揽住了她。这次,她可没躲。那小腰可是真细啊,昨夜的滋味更是……

“蹬蹬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