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返1977 >> 第2章夫妻管家

第2章夫妻管家(1 / 2)

作者:镶黄旗

挂着白霜的枝桠中,掩映着一幢幢深棕色的豪宅。这些豪宅的花园,无一例外,都是被布满花蔓样花纹的铸铝栅栏所包围着。在那些栅栏后面,除了不少在冬天就会变得干枯的花枝之外,还栽种着许多四季常绿的灌木,于是在皑皑白色之下,也就有了一些苍翠。而在这种飘雪的日子里,鸟鸣已经彻底消失了。如果还能听到些什么,也就是偶尔有汽车驶过这些庭院,所引起的几声狗吠了。

这里就是“红郡”。全是英伦风格的独栋别墅,业主个顶个都是有钱人,住在这里就象征着京城最富有阶层的身份。

不过,即便是有钱人,也存在着等级和差别。比如,在“红郡”的中心区域,就伫立着几所更为特别的房子。

这些房子的特别之处,是在于和别墅区里其他的建筑相比,它们的建筑规模上不仅明显要更大一些,最重要的是,这些房子的后院还各有一个游泳池,前院也各自拥有一个形态各异的私家喷泉。

已经接近下午16点整,吴律师此时就正站在这样一所房子的客厅里,透过那高达六米的落地窗,默默欣赏着院子里的喷泉。

因为天冷,跃出水池的九条鲤鱼雕像口中,本应喷出的四散水帘已经半结成冰,只有零星的水流从冰花上滴淌,看上去像极了凄凉的眼泪。

说实话,吴律师的确非常喜欢这所房子和庭院,而且对房子里那些华丽精致的装修与摆设,他的印象也同样深刻。这所大宅子,几乎可以成为他对未来生活奢望的样本。不过如果现在要他住在这里,他还真是不愿意。

这其中原因有两条。一是要享受这种生活,凭他目前的收入还承担不起。住在这儿,每月仅物业费就要两万。二是他非常清楚,如果他住在这里,多半会因所做过的某些事而心神不宁,而且睡觉的时候也一定会做噩梦……

“吴律师,车已经停好了。”

一个谄媚的南方腔响起,使吴律师中断了臆想。他转过身来,身后是一个卑躬屈膝的中年男人,带着天生的猥琐,正佝偻着一副瘦小的身躯,递上“银奔”的车钥匙。

男人旁边还站着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女人,妆画得就像个粉彩的罐子,一张布满粉底的胖脸上全是讨好的笑容,她是这个男人的老婆。

“下雪路上不好走吧?您的车怎么……”女人也是满口的南方腔儿,而且显然在车库注意到了汽车毁坏的程度。

对路上的事,吴律师还在心有余悸,他可一点也不想谈这个。可这个女人却偏偏又让他想到了那只狼,于是,他的脸也就不受控制地抽动起来。

女人马上看出了不妥,赶紧闭嘴。

吴律师对女人冷哼一声,随后大咧咧从男人手里拿过了钥匙,没给夫妻一点好脸色。他不在乎他们是否介意,他无需如此,更鄙视他们。

其实,这对夫妻本是高总从老家找来的远方亲戚。他们之所以会在这里,就是因为这所房子需要尽量维持原貌,而且还必须是信得过的人来照看。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夫妻俩竟是出奇的懒,一开始他们还打扫打扫,而不久之后就几乎一点活都不干了。

管理这对夫妻的工作,是高总交给他的工作之一。可那个时候,这夫妻俩依仗着与高总的亲属关系并不把他当回事,他的话全被当成了耳旁风,所以这房子也就遭了殃,被糟蹋的程度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就拿楼梯右侧的主客厅来讲,墙壁上有个齐人高的大壁炉,

又大又方的炉口几乎占去了半面墙。在夫妻俩接管房子之后,里面总是堆满了灰烬。而壁炉前柔软厚实的波斯地毯上,永远都像个垃圾场,上面总是散落着数不尽的啤酒罐、纸屑和果皮。就连旁边那张紫檀罗汉床上,铺陈的纯黄座垫没多久也变了颜色,染成了大大的油黑。这还只是受灾最轻的地方,而其他的房间更是惨不忍睹。

最过分的,是夫妻俩不仅时常抱怨工资太低,而且还居然异想天开,要他再找三个人来伺候他们。还想得挺美,要求一个做饭,一个看门,一个打扫。这夫妻俩口口声声诉苦,说什么房子太大做不过来,还说这些都是保姆做的事情,而他们是管家,只要负责管理就好,真是能活活把人给气死。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在被他痛斥之后,夫妻俩竟然打电话找高总告他的状,倒像是他总替高总省钱,故意克扣虐待他们似的。

好在高总最后臭骂了夫妻俩一顿,算是给了他们一点教训。但副作用却也同样明显,高总显然因此对他也很不满,认为他一点小事也处理不好。

没什么是比失去主子的信任更大的灾难了,作为一条出色的狗,他深刻明白这一点。于是他费尽脑汁想办法让夫妻俩听话。

转机是他在默默观察着夫妻的日常举止后出现的。不久后,他发现了这夫妻俩还有另外一个更让人鄙夷的毛病,手脚不干净。

不知何时开始,他每次来都会发现屋里必然会有些东西异常。要说夫妻俩还不算是太笨,至少还知道以次还好的调包,拿走一件东西,总会买个类似的放回原处。可问题是,这两口子毫无一点文化内涵,买来的东西破绽简直千疮百孔,甚至还出现了以塑料制品去顶替精品瓷器,用喷绘写真来顶替墙上名家真迹的闹剧。如此,他再不明白俩人的勾当,那简直就是白痴了。

他选择亮底牌的时机,是在一次夫妻俩结伴去潘家园贩卖赃物之后。在他当面说出夫妻盗窃的事实,并列出了所有失物清单后,妻子还曾试图否认和狡辩。可当他把偷偷跟踪拍下的照片全都摔在夫妻俩面前时,他们一下成了蔫茄子。他对夫妻俩开出的条件只有一个,要么听话好好干活,要么他就向高总汇报他们的“丰功伟绩”,然后再送他们去坐牢。

夫妻俩做选择题并不困难,尤其是在他给夫妻俩上了一趟免费的法制教育课,听到或许会坐牢十年以上后,夫妻俩马上就表示愿意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于是,这所房子里的日常保洁工作很快就恢复了。

不过对于房子里的财产,事后他却并无任何加强看管的意思。他很明白,从高总的角度来看,对这些小事根本不在意。再说这里也不是高总的家,安排老家的穷亲戚来这儿,除了放心,或许本就有意让夫妻俩发点小财。因此,他的那些威胁本就是虚张声势,而只要夫妻俩能听话干活,他倒不在乎给些甜头。就这样,在大棒加萝卜的模式下,几次三番地调理下来,夫妻俩也就成了如今任他随意捏揉的面团,再无半点嚣张的资本。

现在要说他对夫妻俩还有什么不满的,恐怕就是那句老话了——本性难移。这两口子一向好吃懒做的毛病永远不能根治。虽然如今算是比较听话,也能干些活了,却免不了应付差事之嫌。就拿现在院子里那喷泉来说,这么冷的天气就应该关掉阀门,而男人明显是因为怕冷想偷懒,所以才这么装傻充愣地当没看见。

忽视细节往往会造成可怕的恶果,对这种事吴律师绝不会姑息,他开始责问男人。“院子里的喷泉是怎么回事?”。

“还没来得及……来来,先抽支香烟吧。”男人一边讪笑着,一边拿出盒中华香烟来缓和气氛。

吴律师翻着眼睛看他一眼,才拿出烟放在嘴里。

“跟我装傻是吧?我跟你们说多少回了,这里最重要就是不引起别人注意。院里的喷泉已经冻上了,园丁和保安要起了疑心可怎么好?况且水管冻裂还得找人来修,那太容易泄露这里的情况了。”

男人脸红了,连声应承着,就跑去关喷泉阀门。

吴律师也没放过女人。“还有你,玻璃不擦,地面肮脏。你看看周围,有哪一所房子是这个样子?”

女人也是手忙脚乱跑去收拾客厅,不过却偷着冲他翻了个白眼。而等到男人关好水阀从外面回来,女人还在磨洋工,就连几个桌面也没能擦完。

吴律师看着运气,狠狠掐灭了烟头。“糊弄谁呢?不好好干就滚。别告诉我太师椅上的虎皮又自己飞了。干这个,你们手脚倒快!”

“那……虎皮……”女人支吾起来,随后眼睛一转,马上又有了借口。“哎呀,都怪我老公。吸烟太不小心啦,结果烟头掉在了虎皮上……”

男人也配合着装可怜,“怪我怪我,多多原谅啦。乡下人粗手粗脚惯了……”

可吴律师脸上没丝毫表情,他对夫妻俩的话一个字也不信。

“卖了多少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