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回档之无憾 >> 第二章 不能阻止

第二章 不能阻止(1 / 2)

作者:君子不语

“你吃枪药啦!”

电话那头先是一愣,在确认是韩俊之后,直接回骂了一句。

听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韩俊愣住了,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大江?”

大江,大名张永江跟韩俊是邻居,他七岁的时候搬来韩俊家所在的小区,说是发小也不为过。

不过他俩跟一般好成一个头的发小还不一样。

张永江的身世比较复杂,他的爷爷是解放前**的上校师长,解放战争中投诚,在市总工会挂个闲职直至退休。

他的儿女也从不跟他来往,陪在他身边的只有续弦,也是他原本的小妾。

至于大江,他的老妈在生他的时候难产去世了,老爹再娶之后觉得他是个拖油瓶,便直接将他丢给了爷爷奶奶,奶奶,就是那个小妾咯。

因为特殊的家庭环境,大江强势而敏感。刚来那会儿,就像是个浑身带刺的豪猪。

韩俊跟他同岁,在小区里也是调皮捣蛋的小魔头,俩人凑一块,那必然是一场恶战。

正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两个当时七八岁的孩子,在接连大战了几场都分不出胜负之后,居然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莫名奇妙地就成了最好的朋友。

在后来,长大了一些的韩俊在一次大江帮他打过一场架之后问他,为啥自己就喊了一嗓子,他就梗着脖子跟数倍于几方人数的少年开战。

大江说,小时候,他打架厉害,打不过他的孩子只会喊家长,然后就辱骂他有爹生没娘教,越是这样,他便越要打。只有韩俊,跟他打架,只是为了分个胜负,从来没有歧视过他的身世……那便是他的兄弟,他不能看着兄弟被人欺负,哪怕实在打不过,俩人一起挨揍也行。

男人的友谊就是这么奇妙,哪怕还是在孩子的时候。

回忆还在继续,韩俊知道,原本他并没有接到大江的这个电话,因为那时的他正跟张婷好的蜜里调油,典型的有异性没人性。

直到半个多月之后,他才获悉大江将人捅成重伤不治身亡!

缘由,则是被大江捅的那人酒后驾车撞伤了大江爷爷!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之前,如果换做年轻力壮的人,后果不一定那么严重,关键大江爷爷已经年过八旬,即便军人出身身子骨还算硬朗也毕竟是个耄耋老人。哪里经得起严重的撞击。

事故发生之后,韩俊一家还去医院探望过昏迷的老爷子,那时的情况就已经不容乐观。

而肇事司机在赔了一万块钱之后,就再也不露面了。

2000年,酒驾还没有入刑,他所面临的惩罚跟十几年之后比起来根本不痛不痒!

大江爷爷的养老保险在巨额的医疗费用面前只是个笑话。

他家的生活来源本来就靠大江爷爷的旧部时不时给予的一些接济,还算过得去。

年初大江学了个驾照,爷爷帮他买了个二手小货车让他没事儿帮着拉拉活儿,奈何时日尚短又没有固定的客源,他根本没有太多的积蓄。

这事一出,对大江来说跟天塌了无异。

至亲重伤眼见不治,肇事者逍遥法外耍赖推诿,巨大的生活压力击垮了这个十八岁的孩子。

“我走以后,帮我照顾好奶奶。”

这是大江执行死刑之前跟韩俊交代的。

可韩俊又能怎么样?奶奶知道他犯了命案,忧急攻心突发脑溢血……

在韩俊往后的人生里,每每想起此时都处于深深的自责和悔恨中,当初,为什么不看着点儿他,为什么没有阻止他。

“你下来趟,我有事儿和你说。”

大江没有因为韩俊的沉默做出任何反应,只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韩俊直接出门,大江家一楼。

门开着。

进了屋,韩俊微微蹙眉。

房间有些乱,很明显很久没人收拾,大江弓着身子萎在椅子上,手肘撑着大腿,双手抱着头。

“来了。”

听到声音,大江抬起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